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荣宝斋上海拍品赏析于非闇牡丹蝴蝶

2019/12/05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荣宝斋(上海)拍品赏析:于非闇《牡丹蝴蝶》于非闇 牡丹蝴蝶 118×40cm 设色纸本 立轴于非闇的工笔花鸟从白描入手,先学赵子固、

荣宝斋(上海)拍品赏析:于非闇《牡丹蝴蝶》

于非闇 牡丹蝴蝶 118×40cm 设色纸本 立轴

于非闇的工笔花鸟从白描入手,先学赵子固、陈老莲的双勾花卉,继而上追两宋、五代,在赵佶的瘦金书中悟得笔致。他以院体画为基础并为其注入了新的生命活力,尤其他对生活中花鸟的形态神韵的观察写生,对民间绘画、刺绣、缂丝的吸收借鉴,以及他早年并非虚度的广泛游乐生活和艺术修养积累等等,都有益于艺术的升华。于非闇的工笔花鸟,线条挺秀工致有力,设色强烈不失沉稳,典雅清丽不流于娇媚,生动传神又富于装饰趣味。

此幅《牡丹蝴蝶》图中所绘牡丹花和蝴蝶形象刻画细致精微,从茎干、枝叶到花头的用线严谨讲究,劲挺有力;以工笔双勾画牡丹,其牡丹有取春之花、夏之叶、秋之干萃于一枝的特点,寓意富贵;花叶用双勾敷色的传统技法为之,层层晕染的花瓣丰满滋润,轻灵滋润,用笔劲健,设色亦明快华美,富于装饰性;主干的线条虽然粗犷却不显粗糙,笔势稳重结实,细致的皴擦使枝干具有很强的立体效果,再加上淡赭色的渲染,很有些西画的韵味;两只蝴蝶迎风飞舞,形态逼真生动,蝴蝶之喙爪及翅膀图案均描写得无微不至,笔法细致精谨,深得北宋人笔意,生机盎然,所谓动静结合。他抓住了蝴蝶飞舞瞬间的动态特点,两只蝴蝶或停或飞的动态极为准确传神,于老对于物象的写生功力是高出同侪颇多。画面构图也承徽宗时期的宫廷绘画,仅在画面中间绘一株折枝牡丹,两朵牡丹在一簇绿叶的映衬下显得富丽华贵,萦绕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虽内容简洁,但章法疏密有致,主次分明,画面中精致典雅的富贵气息不言而喻。

通览此作,于老在技法上表现得更加多样性,或厚实丰艳而不刻不俗,或淡雅清劲却不薄不冷,灵活的思维和丰富的艺术表现,充满着健康饱满乐观向上的审美情趣,加上其用笔刚柔相济,着色求艳丽而不俗。工笔花鸟易工稳而难于得神,这不但需要画家胸襟阔大、腹笥深厚,也需要对传统深入的研究传承和对自然界的深刻体察,其间缺一不可。也正因如此,于非闇的作品具有许多人物笔画家所无法达到的高度成就。加之其炉火纯青的瘦金体书“故宫(微博)御花园牡丹枝干奇伟皆数百年物也,非闇写。”瘦金书特征鲜明而带有行书流便快捷的自然形态,笔画偏肥劲,锋棱挺拔,具有坚韧秀逸之姿。其书法配其工笔花鸟,古意更浓,已至炉火纯青境地,亦相得益彰。

于非闇的工笔花鸟作品风格鲜明,并注重文化和内心的修养与绘画书法的结合,是一位全面的文人气的书画名家。在荣宝斋(微博)(上海)2012年春拍中,一套于非闇的《花卉六帧》册页以184万的高价成交,高出估价近7倍。因此,面对如此精彩的一张于氏工笔花鸟作品时,从市场角度分析,于非闇作为一代工笔大师,其后市必存在巨大升值潜力,值得广大书画藏友关注。

民生视野
机床配附件及维修
故事会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