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渔舟】花影之死(微电影剧本)

2019/09/14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场景一】:2014年,夏,木庄东,清河岸边外景,中午。阳光肆虐,热,浪头样铺天盖地。水,涨满河槽,咕咕泡泡,你跑我追地奔泻。偶

【场景一】:2014年,夏,木庄东,清河岸边
外景,中午。阳光肆虐,热,浪头样铺天盖地。
水,涨满河槽,咕咕泡泡,你跑我追地奔泻。
偶尔有小鱼窜出,晒一下白色肚皮,又很响地砸破水面。
堤岸上,密密麻麻果园。斜坡上野草劲劲,但现在在太阳强光下,无精打采地低垂。无风,远远近近有鸟鸣,音啾溜溜。
(镜头切换)靠近水面草丛里,一妇女盘腿坐着,浑身汗湿,一双僵直眼睛盯着波动水流,失魂落魄的样子像一尊泥佛。妇女是花影。
(镜头特写)花影怀里横躺着她的脑瘫女儿幼风。幼风脑瘫胎里带,从出生到继续生,一直停留在出生时的状况里,不哭不闹不给不要,一截会呼吸的木桩一样。
(镜头切换)花影无力地站起来,趔趔趄趄,看一眼怀里的幼风,两行泪水誊地滑出,重重砸在怀里的女儿身上
花影说:没办法孩子,当娘的对不起你,苦命的女儿啊,娘把你带来,还是娘把你带走吧……。
花影泪水,一粒网一粒砸在怀里幼风身上,又滑落,砸在脚下野草上,像为这个世界留下做后的一处刻痕。
花影摇摇头,甩掉了一头沉重,又像准备完毕,慢慢走近水面,更近时候,把鞋甩到身后,无限冲动扑向蓝色门扉的蓝色怀抱。
当花影身体刺破水面时,心里忽地涌出一腔负罪感,忍不住“啊”地一声惊叫。
花影说:当娘的比狼还狠吗?
容不得她想做什么,泛泛游走的河水,迅速将花影连同花影怀里的幼风连同花影的那声惊叫,一起掩埋在死神疆域里。
水在流。像呻吟,像叹息,像有气无力地诉说着花影霜上加雪的故事。

【场景二】;2014年春,花影家里。
(镜头特写)喜鹊喳喳叫了。其实阳光不是很和煦,喜鹊黑白相间,羽毛闪亮光泽,浸过水的样子。喜鹊叫时,刘婶来了,刘婶清清秀秀,素素雅雅,花影扔掉手里所有的活,忙不迭迎上去。像迎观世音菩萨似的。
花影说:我说呢,喜鹊叫,有喜事,刘婶来了,肯定喜事到了。
幼龙耳朵里插着耳机,摇头摆尾地晃。
树蜂冲刘婶笑笑。
花影冲刘婶笑笑说:幼龙,没看见你奶奶来了吗?
幼龙抬起来,也冲刘婶笑笑说:奶奶来了,奶奶来了好!
花影说:从小惯的,扭捏。
刘婶说:这样的孩子多,每天抱着个手机比抱着他爹亲。
树蜂说:亲多了,谁看见过儿子抱他爹?
刘婶笑笑。
(镜头特写)床上躺着只有呼吸的幼风。
刘婶说:来你家抬轿了,看看能不能摸着轿竿?
花影说:吗呀刘婶,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福音,你说你说你说吧刘婶。
刘婶把坐在床上的半个屁股拧正,用手捋捋头发,抻抻衣角说:刘婶今天咱就扛着竹竿进胡同直来直去了,弯弓射箭照直处绷了,给你家幼龙说媳妇来了,同意,说话,不同意,也说话。
花影说:婶,你说,我听着。
刘婶说:桃庄有个姑娘在天津电子厂打工,搞了个对象是南方的,年轻人潮流,不久弄出些动静,让她爸妈知道了,爸妈怕她飞了,去厂里硬弄回来,他家就她一个独女,还指望她养老送终,老人发出话来,贵贱在附近找个安分人家,让她收收心,女孩叫水杏,水杏妈妈找到我,我就琢磨啊琢磨,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小女孩稀有,大熊猫似的,都想往高处走,破农村谁稀罕?而身边25岁以上的小光棍一脚伸出去,能踩倒俩,比例大范围失调,我琢磨一夜,就想起咱家幼龙,他弱瘦,蔫巴,但没有花花肠子。
树蜂给刘婶斟上一杯水,毕恭毕敬端上去并说:婶,嘴巧,多受累。
花影说:谢谢婶,先谢谢了,谢谢。
(话外音)树蜂趁刘婶喝水的当儿,忽然想起刚才刘婶刚才一个话头,说水杏在天津弄出点动静,什么动静?不解,就伸长脖子问刘婶。
树蜂说:刘婶,你刚才说,水杏闹出的动静是什么动静?
刘婶不遮不掩地说:好像打掉一个孩子。
树蜂脸一下子充血,小眼也瞪得溜溜球一样圆,似乎还想说什么,被花影用脚碰一下,硬是止住话头。
幼龙不抬头,耳朵支愣了几支愣。
刘婶说: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也商量商量,明天文庙大集,有心呢就去晃晃。
花影说:去,去,一定去,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了。
刘婶说:反正我也不图什么,
刘婶出门时候,像御风而行。花影笑容如花,送出很远很远还想送。

【场景三】:夜,花影家里。
灯光,昏黄不眨。
屋里有人,摇来晃去,剪出满窗的影。
树蜂一刻也没消停。
树蜂说:反正我不同意,说是大姑娘,却是一个后婚,谁保证水杏和那男的不再联系?
花影说:你脑袋被驴踢了,你看看身边比咱强的人家,比咱幼龙强的小伙子有多少,挨个扒拉也轮不到咱。
树蜂说:那怎么就轮到咱了呢,还不是因为不是一个规矩的女娃,倒是咱收破烂的了?
花影说:踢你的驴也不是好驴。
树蜂说:母牛驾辕乱套了。
花影说:缺德的你,依我看差不多就行了,晃见面前年4000,去年8000,成倍地翻,今年呢?吃人啊,前有车后有辙,有跑的就得跟,大不了把筋骨是上的肉剔下来穿到羊肉串上去烤卖。
树蜂说:不至于吧,大不了光棍的干活。
花影说:保险是地,好歹是儿,生了就要负责,儿子打光棍你踏实吗?没媳妇会耽误孙子的,头拱地也要娶媳妇,娶不俊的娶丑的,过了岁数就怕丑俊没人给说,儿子又谈不来,到那时有钱就怕花不了了。
树蜂说:这年头真是大狗操小狗,操不死也被拉拉死了。
(镜头切换)幼龙床边坐着,一脸阴郁,手里拿着手机,啪啪着游戏,但不专注,不说话,像仔细听。
花影说:幼龙,你的事,你自己说说?
幼龙不说话,也不摇头。
(话外音)幼龙是农家子弟,质朴有些“土”,但他真诚,理解,懂,农家艰辛,乡村贫穷,在他身上留有浓重投影,百事孝为先,他就是。
花影说:幼龙,你哑巴了?
幼龙咧咧嘴说:没有啊,好多事我不懂,你们说了算。
树蜂说:那就明天去,就是不成,看一眼还是赚的。
花影说:明天一定去。
电视只剩跳动地电磁波。
夜,拥进屋,屋如棺材一般黑。
焦躁,叹息,骂娘,在黑暗的世界里,渐繁渐响。

【场景四】;距木庄8里的文庙大集,外
街道繁荣。
店铺鳞次梯比。行人摩肩接踵。
(镜头切换)刘婶从人群中绕出来,款款走到花影面前,指着不远处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说:就是她。
花影冲幼龙说:龙,就是那个穿红衣服的。
树蜂见缝插针说:穿的不错,个头不高,脸庞看不清?
花影咧一眼他说:旁边去,哪有你说话的份,这年头只有女方挑男方,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两条腿的光棍遍野。
树蜂说:养了儿子成罪人了,老天啊。
刘婶说:看了吗?这堆这块这样,不遮不拦不瞒,自己拿主意,合适往后继续,不合适各走各的。
(镜头切换)人群中,穿红衣女孩,脸圆如满月,薄施胭脂,嘴角上挑,眼不大,却亮光亮光,上身红色宽宽大大,下身也红色松松垮垮,一动,浑身翻出一片红浪,又像火球样流动,灼人眼目。
刘婶鼓动幼龙:去,过去说说话,这年头别死鱼烂肉的,让人不待见,在人面前要自信一些。
花影也催促,去,幼龙。
(镜头切换)幼龙正要过去,水杏扭啊扭啊扭过来,站在离花影10米的地方等幼龙。
幼龙凑上去,红着脸笑笑。
水杏高兴惊呼:哇,那颗老虎牙真好看,再笑一个我看看。
幼龙倒不好意思了,但还是又笑笑。
(镜头切换)水杏娘说:这小孩还行。
水杏爸说:庄稼地庄稼人,老实巴交就行,水杏进门当家就行,水杏不受委屈就行,太花太滑太俊不过日子怎么也不行。
水杏娘说:有钱就行,没钱也是怎么也不行。
(镜头切换)树蜂嘟囔,嗓门鬼裂了似地说:这女孩太妖艳,我怕幼龙抠不住他。
刘婶看看树蜂说:想好了再说话。
(话外音)花影感觉树蜂的话在理,脸一暗,像刹那间飘来一团乌云,但很快乌云散去,现实不容她改变看法,包子有肉不在褶,驴粪球子外面光,以后的事恐怕神仙也会说不清,随缘吧。
花影逼近幼龙说:怎么样,自己拿主意吧?
幼龙狠狠点点头。

【场景五】:木庄,刘婶家里,内
刘婶说:见面礼带来了吗?
花影说:都准备好了。
刘婶说:咱不骑马不骑牛骑着毛驴赶中游。
花影说:都是刘婶张罗,还是刘婶说了算。
刘婶说:去年晃见,有花到10000的了,咱还是8000..
花影说:依刘婶,乡趣不都是这样吗?随大溜不挨揍。
(镜头切换)刘婶站起,给花影斟水,抓一把花生米,花影有些受宠若惊,慌慌忙忙,又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刘婶说:咱拉拉家常,拉远些,现在人们底子薄,我怕以后在中间落埋怨。
花影说:刘婶你问你问。
刘婶说:现在说个媳妇多难你知道,花多少钱你也知道,娶媳妇逼得上吊喝农药的也有,别以后让我在中间受夹板气就行,当然假如你们两家能联姻的话。
花影说:能娶媳妇拿得起钱,反过来人家养闺女的也不容易,在咱这个人家不会让你为难。
刘婶沉一沉,思量思量又说:这么说吧,现在都讲究万紫千红一片绿了,还跟着一动不动。
花影摇摇头,她真的不知道,属于她的空间,就是6亩多土地,土地上的果树,和床上躺着的脑瘫女儿幼风。
(话外音)万紫千红一片绿;万紫是10000张面值5元的紫色钞票。千红是1000张面值100元的红色钞票。一片绿是600张面值50元的绿色钞票。一动不动:一动是车,不动是搂。
刘婶说:这些不见得人家要,但要有个思想准备,万一呢?咱儿子要是能压住媳妇,还兴许一分不花呢。
花影没说话,头,脖颈撑不住似的低垂,
刘婶说:我知道你难,庄稼人都难,靠地里除去日常开销的剩不多少,儿们儿啊。
花影说:刘婶你知道我家情况,原来想要个女儿,可女儿生下来是个残疾,看病给她花了那么多,可还没看好,至于那些紫啊红啊绿啊还不够,让爷俩去挣呗,只能去挣。
花影走出刘婶门口时,肩膀是倾斜的,仿佛再放上一些份量了会自然滑下的。
她捂了捂 ,针挑似的疼一下。

【场景六】;村外,
那棵大槐树下。
树蜂父子俩背着行李和村上不少的兄弟爷们去一个工地打工。
等车。村里妇女幼儿恋送。

【场景七】:建筑工地,市里。
工地是临时的,一片散沙狼藉。
帐篷也是临时的,挪动的家。
工人像候鸟。
建完这幢楼,又去一个新的地方。
(镜头特写)树蜂一身灰,幼龙满身汗,碗里吃的清水捞白菜。

【场景八】:木庄,花影的屋门口。
花影倚着门框,捂着又疼的胸口。
花影把建的楼想成树了。
花影把脚手架的父子想成鸟了。
鸟搭着一个个钢筋水泥的巢。
那巢能装下父子和她的梦啊。
然而,花影的梦在乡村,在身边,在脚下。

【场景九】:2014年夏始,市内,人民公园。
水杏:龙,我想你了!
幼龙:想就来呗,我在人民公园门口等你。
这样的话,是二人在QQ上说的。
公园门口,当水杏真的出现在面前,幼龙知道,水杏这个女孩,是真的想他了。
公园和心一样大,有山有水有浪漫。
粉衣正裁的季节,让二人走进恋爱季节里来了。
视野内,一片浓绿。
虫鸣起伏,鸟群一阵阵飞过。
公园不静,随便哪里都有人影双双,或搂抱或依偎或挎肩。
(话外音)水杏像出笼的鸟,一路跳蹦着说唱,她胆大,敢唱,而且唱的有模有样,嗓门也出奇的清亮,至使草儿树枝鲜花也在歌声中颤抖。
(镜头切换)歌声把一些游玩人的目光牵过来,有人走过去还回头看她。
(镜头切换)歌声在林荫间漫涌,水杏唱着往公园纵深走。
(话外音)幼龙跟着歌声走,歌声总是出现在他前面,引逗,抓挠,推搡,他没力量抵抗,水杏的歌声里都是诉情。阳光开始灿烂,当歌声停止,当幼龙来到水杏身边,当幼龙猛抬头去看水杏,才发现水杏两腮绯红,晚霞一样娇艳,阵风来,把水杏衣服吹得颤颤一抖,竟婀娜出一种别样韵味。
(镜头切换)两人对望,一霎那间,对方眼里都多了些缠绕,开始很缓慢,一秒,两秒,三秒,很快这份缠绕碰撞一起,噼哩啪啦爆出一地火花。
水杏忽然粗野骂道:傻瓜,抱我啊,抱我好不好?
幼龙犹豫一下,立马相应了她。
公园长椅旁,好多人笑着看着走过。

共 8 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罢作者的剧本,忽然想起了以前分析过的好莱坞影片叙事,在好莱坞叙事传统中,所有结果都有原因,但原因却不一定都有结果。反观此剧,作者塑造的女主角花影无疑是底层悲苦女性的化身,罹患乳腺癌,却长期瞒着家人吃止疼片,尔后又因为不耽误儿子幼龙的婚姻大事,终于抱着脑瘫的女儿幼风,走上泪洒清河的不归之路。母亲的牺牲精神,不由让人鞠一把辛酸的眼泪。剧中时间关系紧凑,所有事件序列不是一盘散沙式的存在,它们之间除了铺垫与分晓,发现与突变,还有前后的呼应,技法上恰到好处,具有很强的现实性,感染性。在灾难面前,一部叩问心灵之作,推荐赏阅。【编辑:柳约】
1 楼 文友: 2015-09-09 15:06:04 花影之死,很欣赏作者的叙事安排,巧妙地融入了亚里士多德三段论,不错的剧本。
感谢赐稿渔舟,问候。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9-09 22:05:44 雨韵真诚谢谢
2 楼 文友: 2015-09-09 19:59: 5 欣赏老师佳作,期待你更多的精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9-09 22:06:21 有可能的话,做到尽力纸尿片牌子有哪些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补
宝宝眼屎多
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