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校园足球亟待走出理念误区

2019/07/09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中国校园足球亟待走出理念误区今天下午的河北香河国家足球队训练基地,100多名不到13岁的孩子分成3组,在西班牙青训专家的带领下分队比赛,

中国校园足球亟待走出理念误区

今天下午的河北香河国家足球队训练基地,100多名不到13岁的孩子分成3组,在西班牙青训专家的带领下分队比赛,四五级大风也没能挡住孩子们踢球的热情。外教对胜负只字未提,这场并不正规的比赛更像是一次足球游戏的体验。对孩子们而言,在国家队训练基地接受外教的挑选,本身便是一次幸福的经历,很多孩子逛遍了基地的每个角落,只为体会一下“国家队的感觉”。

至此,为期5天的“选拔”只剩一场决赛。按照出资方万达集团去年与中国足协的协议,本次包括一部分校园足球少年在内的近500名13岁以下小球员参加选拔,将由15位西班牙青训专家遴选出约30人,这30名幸运儿将远赴西班牙3家甲级俱乐部同年龄组球队,接受为期3年的训练。

这是自身尚未建立起完善青训体系的中国足球不得不迈出的一步:将大量有踢球意愿并有一定潜质的孩子送往足球高水平国家,以免国内糟糕的培训体系“浪费时间和人才”。

“其实这种活动现在搞已经晚了不知道多少年,外教在这里总共只能看到400多个孩子,这也太可怜了。以我们国家的人口计算,全国有40万孩子参加选拔都不多。”前国脚郝海东告诉,“多少年来,足协只重视国家队成绩,从不愿在青少年培养方面投入。”

20多年前,郝海东经历过的专业体制非常简单,业余体校教练挑选七八岁的孩子从小学阶段开始足球训练,有“天赋”的孩子则在结束九年义务教育之前就要进入专业体校,几年之后,有“能力”的孩子进入专业队(职业队),而无法成为职业球员的孩子大多因为缺乏相应的教育,在社会上难以立足。

“足球本身就是教育,我们原来就不该把这项运动当成一种竞技来看。我都是快30岁时才明白这个道理,以前对足球的理解基本都是错的。”郝海东说,“要让孩子们踢球,家长、老师、社会都要告诉孩子,踢球是快乐的,足球是信仰,是传承,是锻炼身体、培养团队精神的一项运动。”

郝海东的看法与西班牙青训专家不谋而合,来自维拉利尔的青训教练劳尔·赫雷拉告诉,校园足球是“基础的足球”,“我希望更多的中国学校里有踢球的孩子”。

维拉利尔是西班牙东部一座小城,但这座不足5万人口的小城却拥有一支绰号“黄色潜水艇”的西甲劲旅比利亚雷亚尔,能容纳2.5万人的情歌球场每个比赛日上座率均超过80%,仅这家俱乐部的会员就接近两万人。

“在我们那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学校踢球,我们要做的是为来俱乐部参加训练的孩子提供大量的比赛机会。”劳尔·赫雷拉说,“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中国的孩子,他们有很好的技术,但是只局限于控球和个人技术,他们对足球的理解并不专业,缺乏团队意识。”

在西班牙青训专家眼中,组织比赛是培养孩子踢球乐趣的形式,只有通过比赛和适度对抗,孩子们才知道自己在那方面需要提高,但这正是中国校园足球的空白所在。

“中国足球以前路走反了。自从前年开始听高水平教练的培训课,比如郭家明指导的课,我才知道我们的足球传统理念是多么落后。”曾在中国足球学校担任专业队教练、如今致力于教练培训课程的校园足球讲师刘家琪说,“中国足球教练,尤其是基层教练的心气很高,上来就要成绩,很多教练眼中只有胜负,不知道足球还有很多先进和科学的理念。”

在这次选拔过程中,不少负责足球教学的体育老师对足球的理解已经有所变化。“我对学生能不能被外教看上并不关心,我只是想多学一些外教的训练思路,提高自己的水平,以后能给孩子正确的指导。”来自北京某小学的教练黄伟说。

“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建立一套有效的青训系统,不要以为把小孩子都送出去踢球就算完成任务了。”郝海东说,“我们要让足球成为校园生活的一部分,先不要看成绩,孩子们接受足球了,将来自然会有成绩。”

在我国,校园足球之所以被社会各界屡屡提及却始终难以推广,正是因为“校园足球”工作很难用成绩量化考核,正确的体育健身意识在应试教育面前仍是附属品。

“足球无法速成,需要极度耐心。大家看到西班牙队拿了世界和欧洲,却不知道我们付出了大概20年才打造了一个统一的风格。”上个赛季在西甲皇家贝蒂斯队退役的大卫·贝伦格尔说,“中国足球不要着急,让孩子们对足球有正确的认识需要很长时间,这个过程是不能省略的。”

本报河北香河4月5日电

长沙癫痫医院哪好
常州有哪些二级医院
琼中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新乡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