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通天门徒在都市 第十二章十买九亏

2019/09/16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通天门徒在都市 第十二章十买九亏玉器行一个单独房间里,墙壁上挂一个超大显示器,屏幕上展现着切割间的情形。五大三粗的中年人皱着眉头说

通天门徒在都市 第十二章十买九亏

玉器行一个单独房间里,墙壁上挂一个超大显示器,屏幕上展现着切割间的情形。

五大三粗的中年人皱着眉头说道:“贾遥这家伙又来赌石了,这回不会翻身吧!”

中年人就是玉器行的主人王老五,身价亿万,同行是冤家,他曾经设计让贾遥过来赌石输了上千万,泉源居由一个大店沦为二流角色,空有一副架子罢了。

赌石大师钱海东拿起桌子上一瓶洋酒倒了半杯抿了一小口:“老板放心,所谓十买九亏,这一行想要赚钱很不容易!”

大师很自信,李家父子所选的这块原石多半是废品。

宁买一线,不买一片。“一线”即指带子绿,有伸延发展的可能,带子绿比较可靠。

相反软带子、散带子等色致气衰行进无力,与底障界限不明显,绿色如飘似散、似有似无。不像有“一线”的硬带子色浓气粗,行进有力,与底障界限清楚,具有伸展性。

切割台上的原石一刀下去露出一片糢糊的翠绿并非好兆头。

黄金有价玉无价,黄金可以用重量计算价格,翡翠价值更高,的一两值50两黄金,一粒小指头大小的戒面价值50万到125万。

原石主人新手一枚,能有这么好命买到大半个足球大小的玉石?赌石大师对此嗤之以鼻。

在原石出售以前,他亲自观摩过,将里面有潜质的都挑选出来,暗中标上记号,前面开出玉石的几个人都和判断吻和。

李家的原石是淘汰掉的。

“钱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王老五倒了一杯酒一饮而进:“难得切割间进来几十块原石,我们去看看如何?”

钱海东是高价从缅甸请回来的人才,眼光超准,有他做顾问,玉器行稳定发展,没有过太大的损失。

暗中打了个招呼,让销售员将钱大师标注过的原石暂时全部下架。

王老五眼中充满寒意。

贾遥竟然还不死心妄想赢回赌本。不过只怕又要铩羽而归。

切割间,原石显出翠绿色,所有人秉住呼吸关注着,连叫喊声也小了许多。

切割师小心翼翼的将原石向里面推进,一刀切了下去,原石中的玉绿色竟然减少了许多。

“莫非是假象?”老师傅看惯了大起大落,又一刀轻巧的切割下去。

玉绿色越来越少,切割都正中的时候,只剩下一点墨绿,另一半,全部都是废石。

“哎!白激动半天,以为是绝世宝玉呢!”

“你特么是废物就早点出结果吗,害劳资输了钱又担惊受怕这么长时间!”

赌石玩家纷纷开骂,尤其是一些将赌注压在李家父子一方的。

原石仅仅只有一点绿色,杂质太多,没有任何打磨价值。

李家父子彻底傻眼,体验一把跳伞感觉,心情直接从高空跌落谷底。

“我就不相信,这么多原石开不出宝玉?”李琼一发狠,直接般了三块原石放到切割台上:“别废话,给我切!”

三块原石飞快切割完毕,所有原石全部都是废品,连一点绿色痕迹都没有。

切割师不再慎重,轻叹一声:“将所有原石都搬过来吧!”

一块块的切割下去,众人渐渐麻木,对这些人原石不再抱任何希望。

赔率一跌在跌,几块过后,庄家直接封盘,没有任何人敢再做庄。

原石也不负众望,三十块全部切出来,竟然没有开出哪怕指尖大小的纯玉。

“爸,我们彻底输了!”

李琼脸上没有任何血色,一夜暴富的美梦彻底熄灭!

辛辛苦苦在墓穴里待了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卖古玩所得款项,一大半都没了。

“我不甘心啊!”

李元双眼通红,彻底沦为一个赌徒:“琼儿,不如将剩下的钱也买原石了吧!”

双拳紧握,他在等候儿子答复。

李琼同样不甘心,刚要答应却被瞿若拦住了:“收手吧,活动进行了这么长时间,上好原石早就被人买走了......”

他使用异能将原石筛选了一遍,上等货色所剩不多。

李家父子挑选的时候全凭运气,怎么可能开出玉石?

“大家让一让,王老板过来了!”

“啊,赌石大师钱海东居然也出面了......”

玉器行的常客纷纷嚷嚷起来,主动为王老五让出一条小路。

王老板来到气割器前面,望着如小山一般的废料,眼角露出笑意:“贾老板,他们是你得到朋友吗,不过看起来运气并不太好,怎么不继续,莫非是舍不得钱财?”

他根本没有将李家两人看在眼里,讽刺的只是老对手。

“你......”

贾遥脸红了,他曾经被同行哄着进行赌石,输掉后发誓不再进赌石大厅。

只是这次为了看住李家父子和瞿若,违背了誓言。

“我只是陪着朋友过来娱乐娱乐,并不想再碰赌石这种事情。”贾遥轻声劝解李家父子:“你们没有必要将身上那点钱全部搭进去,收手吧!”

面色越来越苍白,李家父子一块玉石没有开出来,瞿若只怕也是如此。

他有些后悔将三人带到玉器行了!

“贾老板,玉器行大门开放,哪里有将生意往外推的道理,若是忍不住只管出手,只是你敢吗?”

王老五“扑哧”一笑,目光充满了蔑视。

赌石失败后,贾遥资金链出现问题,王老五趁机抢走泉源居不少生意。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贾遥被打了一闷棍,再也没有勇气涉足赌石。

钱东海慢慢走到瞿若身边,拿起一颗原石掂量掂量:“你就是贾老板的朋友,我看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选的原石比上两位朋友也好不了哪里去!”

前海东是有名的鉴石大师,他的判断向来很准。大师开口,可见瞿若手里的原石品相并不佳。

切割室里一片寂静

,大家对接下来的切石不报希望,连坐庄的人都没有!

“年轻人就该在学校学习,做事情不能盲目,一心想发财,结果连裤子都赔掉就不好了!”王老五语重心长,一副长者模样。

钱大师预言连连成功,王老五视为天人,他料定瞿若接下来是一败涂地的下场,更加嚣张了:“小朋友,几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下跪求饶,我看在你年幼的份儿上,收了原石,退你一半货款,意下如何!”

王老五以为稳赢,笑吟吟的看着瞿若,等候着学生大半的后生顶礼膜拜!

“笑话!”瞿若丝毫不为所动:“不如你做庄,我赌二百万能开出玉石,你敢接吗?”

大言不惭!

王老五脸色阴沉下来,一个小毛孩子,也敢和他叫板?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鼠标手食指与中指酸痛
消肿活血化瘀的外用药
浑身筋骨疼痛可以擦什么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