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谢亚龙自曝接受杜伊经纪人贿赂拿完钱却不办

2019/06/10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谢亚龙自曝接受杜伊经纪人贿赂 拿完钱却不办事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阶段庭审暂告一段落,央视频道在一期的《调查》栏目中,不仅播出了对于

谢亚龙自曝接受杜伊经纪人贿赂 拿完钱却不办事

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阶段庭审暂告一段落,央视频道在一期的《调查》栏目中,不仅播出了对于庭审完毕的杨一民、黄俊杰等人的采访,同时也披露了还未受审的谢亚龙、南勇等前足协高官的相关涉案细节。

谢亚龙

我有罪,但不是贪官

我也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 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前主任谢亚龙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2005年初,谢亚龙接管中国足管中心时,中国足坛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混乱,假球增多、黑哨盛行、境外赌博公司介入。在他任上的三年多时间里,国字号球队全面溃败,联赛假赌黑现象屡禁不止。当被问及为何他一上任就变成了这样时,谢亚龙坦言: 我只承认自己没有坚持自己的原则,触犯了法律,自己该承担。

早在成为中国足协 一把手 之前,谢亚龙就已有过权钱交易的污点。 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事情,也是一个老板,也是事后感谢,送给我钱,关系确实一直相处很不错了。 而在执掌足协大权之后,习惯了所谓人情世故的谢亚龙也就把这种非正常的 人情往来 带到了工作中。

即便是与当时国字号洋帅杜伊科维奇的工作往来,谢亚龙也接受了 人情 。杜伊自2006年执掌国家队和国奥队帅印之后与球队磨合一直不顺。

而当时前去做杜伊工作的谢亚龙,不但没能解决杜伊和球队之间的问题,临走时还带走了杜伊经纪人送的5万块钱。由于矛盾一直没能解决,杜伊科维奇在北京奥运会前下课,把国奥队的主控权让给殷铁生。 送个几万块钱,好像一般不算什么。当时就觉得没什么,后来就没有退。 谢亚龙称。

在谢亚龙看来,这些足球圈里花样百出的送钱行为都是为了联络感情,维护一种 关系 。不过,当谈及广州医药是否送过30万给他时,谢亚龙回避了这个话题: 这些还是让法律来审判吧。

南勇

人情 从一两条烟开始

我希望,足协今后能够建立一个长期有效的机制,对足球比赛中的这种假球、赌球甚至违法犯罪活动予以监管和严厉的打击。 这是反赌风暴初掀起时南勇所说的话。之后没多久,他本人就沦落成了自己口中 严厉打击 的对象。

据警方调查发现,从1997年到2010年13年间,南勇以各种名目收受了各个俱乐部送来的礼品、钱款, 开始并不是想收,或者说拿了也不能心安理得,但终没能把握好。 在南勇看来,这些收受行为的意义仍旧是谢亚龙在采访中提及的那个熟悉的词 联络感情 。

人情 的砝码也从初的饭局、一两条烟、月饼到之后数十万的礼金,南勇坦言: 这和所有的类似于和我这样的人情况基本上是类同的,都是从一些小事上开始。

杨一民

他们有时送点土特产

庭审现场痛哭流涕的杨一民在接受采访时称, 走到这一步,我确实恨透了,我是经常半夜醒来,有时候眼里边泪水控制不住往外流,确实难受极了。

在足球圈以勤于治学形象示人的杨一民初在行内给人不太愿意 收钱 的印象。但慢慢的,自称不爱收礼的杨一民也终被所谓的 人情 击垮,作为杨一民的同学,青岛颐中俱乐部的黄国昌就曾在杨一民主抓体能测试工作期间给老同学送过5万元请求关照。

他们有时候送香烟、土特产这些东西,慢慢地在这方面对自己放松了要求。结果就是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杨一民说。

蔚少辉

否认球员送钱为关照

身为前国家队领队,蔚少辉有一个颇具江湖气的称谓:四哥。在足协工作长达二十八年之久的蔚少辉多次收受了球员送的钱款、名表及名牌品。

不过,这些非常态的 礼尚往来 在蔚少辉眼中却都被看做是单纯的朋友往来,没有目的。 我从1997年开始给历届国家队打前站、到餐厅给做饭、买菜,为什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为什么有几个教练春节前给我钱?那是我小时候叫叔叔辈的人。

而另一方面,球员在接受调查组询问的时候却表示给蔚少辉送钱送礼是希望能得到他的关照,在国家队更好地发展。但蔚少辉却极力否认了这一点: 我没有等价交换,我没有去索贿。

治疗方案
o2o零售系统
网络营销应该怎么做?这样做效果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