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迷魂珍重网红娘的嘴骗人的鬼

2019/05/14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两年前,翟欣欣逼死苏享茂一事,将婚恋站推向风口浪尖。当时,人们将矛头指向审核不严、信息混乱和个人信息泄露等方面。在舆论压力下,共青团中央

两年前,翟欣欣逼死苏享茂一事,将婚恋站推向风口浪尖。当时,人们将矛头指向审核不严、信息混乱和个人信息泄露等方面。

在舆论压力下,共青团中央、民政部等多部门联合对婚介服务市场展开整顿,严厉打击婚托、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并要求婚恋平台必须实行实名制。

然而,在舆论的声讨中,大众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苏享茂在婚恋站上购买的是一对一红娘VIP服务,收费均在2万元以上。而这项价格高昂的服务,也许才是酿成苏享茂悲剧的罪魁祸首。

据苏享茂遗书及其亲朋叙述,苏享茂花费数万元,通过世纪佳缘红娘介绍结识了翟欣欣,而在整个相亲过程中,红娘并没有向苏享茂透露翟欣欣的真实身份,乃至还遗漏了翟欣欣曾有婚史这一重要信息,这才让翟欣欣这样的婚骗轻易走进苏享茂的生活。

如今,苏享茂事件早已盖棺定论,可是监管的利剑却始终没有斩向红娘。隐藏在监管风暴背后,婚恋行业定向狩猎的现象愈演愈疯狂,只不过这次的猎人从婚骗换成了红娘。

新浪科技发现,近期,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出现了大量关于珍爱的投诉信息,投诉主要集中在红娘诱导消费、霸王条款、虚假宣传等方面,截至目前,针对珍爱的投诉多达89条,这些投诉信息完整地呈现了珍重的洗脑式销售套路。

被关小屋6小时消费2万才能走

今年2月,阿琪(化名)偶然间在珍爱上注册了账号,之后便遭到红娘无休止地骚扰,称珍爱近在举行线下相亲活动,有位优良男士对阿琪非常感兴趣,希望她能来线下门店来做一下信息认证。

、短信轰炸让你去门店核实身份,并再三强调不需要付费。对方的执着让阿琪不好意思拒绝,加上之前看《非诚勿扰》节目,也对珍爱产生了一些信任感。

3月10号下午2点,阿琪怀着体验一下的心态来到指定现在门店,结果发现,现场不仅没有男佳宾,就连之前给她打的红娘也没露面,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见到给我打的那个人。

阿琪在前台做完实名认证和信息填写后,便被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带到一个狭窄的密闭隔断间,里面有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感觉像是来接受审问的。在这个小房间里,红娘对阿琪进行了一次长达3四个小时的洗脑式营销。

通过整理黑猫上的投诉信息,新浪科技发现,珍重红娘的话术套路基本相似:要末把你夸晕,要么把你骂晕。

接待阿琪的红娘声称自己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心理学博士,营建一个专业真实的氛围,以后就开始东拉西扯,不知怎么的,我就不知不觉地把自己的内心状态、成长经历、家庭环境都讲述给了他。拿准阿琪的小心思后,红娘开始有针对性地攻击她的弱点,。

他有2次刺激到我,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次用父母刺激,说我现在还不找男朋友,万一哪天父母不在了,他们会怎么想怎样担心之类的;第二次用年龄刺激,说我年龄不小了还自己一个人,怎么怎么不好,语气直白地让我很受伤。聊起这些痛点的时候,阿琪已经被关在小房间里将近3小时,全部人被饥饿和疲劳冲击,没有过多思考的能力,她当场就动了恻隐之心。

红娘适时拿出价目表:收费在6000到4万不等,常见的套餐是18800。对普通消费者来说,这个价格必然让人无法接受。这时候,红娘就开始进行第二轮言语洗脑,他们会伺机套问顾客的信用卡额度、花呗额度等信息,如果顾客谢绝当场交钱,红娘就会鼓动顾客刷信用卡、套花呗。

为了诱导顾客从思想上减轻消费带来的犹豫和思考,红娘乃至会给女顾客提供一条很奇葩的建议:信用卡可以让男方帮忙还,用这个来测试男方诚意度,还可以多向男方要几万彩礼钱。

在红娘的反复引诱下,顾客精神濒临奔溃,签合同时已含混不清,而红娘对合同条款也不做清晰讲解,直接让顾客签字。

据多位黑猫投诉用户反馈,珍重的合同中存在霸王条款:在合同生效后,提出终止合同的,提出终止的一方应承担违约;甲方提出终止,其缴纳的服务费不予退还。

上述条款直接剥夺了顾客退单的权利,当第二天顾客清醒过来想反悔时,却为时已晚。

婚恋平台困局未解经营陷入死循环

一直以来,婚恋站的盈利模式就饱受诟病。

婚恋站号称免费沟通、免费交友,但你注册账号后,如果不付费,根本步履维艰。系统会给你推荐各种档次的会员服务,价格在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如果你不充值会员,就没法看到谁访问了你的个人信息,同时你也无法向心仪的对象发消息。

会员服务只是婚恋平台榨取用户的步,当你成为线上会员后,销售人员就会极力鼓吹你办理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那种套路。

为何婚恋站一致性地采取这种竭泽而渔的收费模式?原因来自于婚恋市场与生俱来的缺陷。

婚恋是一种低频行动,凡是交易成功的,则不会变成回头客。所以对于婚恋平台来说,服务水平越高,则意味着你的客户流失得越快,这是一个死循环。平台如果想把生意做下去,就要设法截流,据悉,有些平台还利用技术手段屏蔽等第三方软件,为的就是把用户留在平台上,当然,类似的设计直接影响了用户体验。

同时,婚恋市场用户量太小,据国金消费研究中心数据统计显示,我国适婚单身人数为2.2亿,假定这其中有10%的人愿意通过婚恋站找对象,那整个市场的范围也不过2200万人,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婚恋站的活跃用户规模一直在1800万上下徘徊,难有突破。

为了谋求生存的空间,婚恋平台不得不在有限的用户停留时间里,尽量多地设置增值服务,甚至有的企业会选择做一锤子买卖。因而,苏享茂式的悲剧才在这个行业接连上演。

成立于2005年的珍爱,一直坚持走O2O直营店模式,主营业务为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资料显示,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在珍爱的营收占比中高达7成。

据官数据显示,珍爱在全国1二线城市拥有64家线下服务门店,专业红娘团队为3000人。与百合佳缘以加盟代理为主的模式不同,珍爱的线下店全部是自营模式。

64家线下门店+3000人红娘团队,这对珍重来说是一笔巨大开消。据公开信息显示,珍爱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前五个月的营收分别为6.84亿、10.51亿、6.33亿,但净利润却为-1.42亿、-1.25亿和0.62亿,增产不增收的状态一直是困扰着珍重。

羊毛出在羊身上,珍爱若想摆脱困境,必然要靠线下会员收入来多赚钱,这也许就是造成红娘骗局的根源所在。

律师:珍重涉嫌强迫交易罪

针对上述案例,新浪科技通过咨询律师了解到,珍爱红娘对消费者进行的疲劳轰炸、言语刺激等行为,属于合同法中的胁迫。

黑猫评审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威望认为,根据具体情况和程度不一样,用户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有权撤销合同,珍重还应当赔偿用户的损失。若胁迫程度严重的,平台方还将涉嫌强制交易罪,领导及直接人员将受到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处罚。

遇到上述现象,消费者才能有效维权?黑猫评审官、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琪建议,消费者可拨打12315,要求消费者协会进行调解,或向有关行政部门进行申述,如果双方依旧协商解决不了问题,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络婚恋骗局层见叠出,固然和消费者风险防范缺失有关,但监管缺失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吴声威律师指出,监管部门应当加大相应的交友站和平台的审核、严格市场准入机制,同时完善有利于消费者反映情况的渠道,对投诉量巨大的交友平台和站及时立案调查、整改,一旦存在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落实到人,加大处罚力度。

婚恋站与其他社交平台不同,人们来这的目的很纯粹,就是为了证婚,很多不法分子恰恰就利用这一心态,将消费者引入交易陷阱。

因此,陈琪律师建议,无论是婚恋平台还是其他服务平台,作为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人,我们必须要确定一点的就是在签订合同之前一定要看清合同各项内容,确定之后再签字付款,在前期就做好风险把控,这样才更能防患于未然。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好
月经后期的颜色
经期延长该吃什么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