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补天道 887.第887章 九二二 往事小麻烦,将来大前程

2019/12/05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补天道 887.第887章 九二二 往事小麻烦,将来大前程真是背运啊。孟帅忍不住长叹,刚刚还说丈母娘给面子,跟老丈人刚不牵扯自己,

补天道 887.第887章 九二二 往事小麻烦,将来大前程

真是背运啊。

孟帅忍不住长叹,刚刚还说丈母娘给面子,跟老丈人刚不牵扯自己,转眼间便被打脸。这老两口撕扯,到底是把自己扯进来了。

既然找不到人,宋通崖显然没法找到鸿鹄的母亲,两人只得无功而返。宋通崖在屋中生闷气。孟帅也觉得头疼。

紧接着,更麻烦的事情来了。

凰金宫有两片迎宾馆,分别处在宫殿群的两头,孟帅他们占了一片,另一片就留给了三灵殿的使者。宋通崖本来住在对面,但自从知道那位竺女士到了,也住在那里,便不肯去,非要挤在孟帅这边。

以宋通崖的身份和实力,当然要住上房,孟帅只好搬家,把房子给他腾出来。好在这位还算客气,没摆什么大谱,只白天出去找鸿鹄,无功而返之后,晚上在屋中生闷气。

在孟帅看来,宋通崖住下只是个小麻烦,麻烦在这位必须伺候好了,不能受一点儿委屈,比亲爹都要紧,所以事儿多麻烦。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宋通崖是个大麻烦,因为他是真正的高人,修为深不可测,至少是林岭那个级别。

馆中的所有人,就算把他们和林岭放在这么近的距离,都会战战兢兢,何况面对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绝世高手?自然是绝不敢靠近一步。只有孟帅倒是见惯了这等人物,再说还肩负着留个好印象的职责,不得不靠近一点儿。

至于老丈母娘说的要想和鸿鹄好,不要亲近老丈人的话,孟帅压根没往心里去。既然夫妇闹僵了却约定每人一年来看女儿,显然是东风没压倒西风,西风也没压倒东风,两边势均力敌,犯不着为了一个开罪另一个。现在他已经和宋通崖保持良好关系,和那边却素未谋面,没半点交情,当然要紧着这边先经营了。要听那边一句话,跟老丈人翻脸,那是脑子进水了。

这几日和宋通崖聊了聊,虽然他语焉不详,孟帅还是多少知道了这二位的情况。

宋通崖和他的妻子竺神爱都来自三灵殿,且在殿中皆地位极高,是顶层的人物,比孟帅在大荒见到的那些长老以及陈前的老师更高一层。不过宋通崖是封印师,竺神爱是炼丹师,两人都在武功和专业上有极强的能力,出身也都不俗。

两人年少相识

,倾心相恋,在三灵殿是一对有名的金童玉女,当时可算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但过了几年,有了鸿鹄这个孩子之后,两人的关系便破裂了。

究竟是什么缘故,宋通崖没细说。孟帅从他话中来看,大概就是性格不合,鸡毛蒜皮积累多了,自然就互相不爽。大概两人都是骄傲的性子,也不容让。再仔细分辨,似乎宋通崖还有个风流花心的毛病,虽然并没有移情别恋,但招蜂引蝶定是不少,想必是他过错多些。

两夫妻掐的厉害的时候,鸿鹄正年幼,简直没人去管,亏了竺神爱的师姐,就是上代鸿鹄将她带到凰金宫抚养。后来便继承了鸿鹄的位置。夫妻俩掐了几年,才冷静了下来,来看女儿时,发现女儿和谁都不亲了,看他们再无孺慕之情。两人这才深感后悔,又互相埋怨,都觉得对方耽误了自己的亲子情。

因为互相埋怨,两人差点又在凰金宫里动手,被前代鸿鹄啐了个满脸花,骂的狗血淋头,赶出凰金宫,且定下规则,一年之中只许生日的时候来看女儿,一个人来一年,其余时间一律闭门不见。

有了这个规矩之后,两人总算安分下来,虽然依旧互相对掐,但已经意识到要对女儿好。每次前来都加倍讨好,总算把关系挽救回来。鸿鹄现在和两人关系都还不错,也分不出高低,只是幼年的经历,让她相对独立,到底和父母少了那分亲近的依赖。

宋通崖去年来过,今年本不该再来,但他在凰金宫有消息源,听闻女儿有了恋人,心急火燎赶过来查看,唯恐她被哪个混小子骗了去,待见孟帅,虽然见他不算英俊少年,但年少有为还说得上,又是封印师,算自己这边的,又有了三分满意。再考察家世背景,人品过往,没有瑕疵,心中便已满意,有心主持了这件事,算自己作为父亲尽到,却被竺神爱截了回去,自然郁闷非常。

听完了这番往事,孟帅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虽然鸿鹄家世显赫,但总的来说,家事也不过和千千万万普通家庭一样,一团乱麻但也充满了烟火气,比起自己这边母亲灭族,父亲发疯还好的多了。虽然以后少不得在两个老活宝之间进退周旋,但毕竟不是要害大事。

鸿鹄既然跟着母亲,想必没有危险,孟帅也不急着去找她。见宋通崖心急,还安慰了几句,惹得宋通崖瞪他,道:“你为什么不心急?那是你的爱人,莫非你要趁机在外面胡来么?”

孟帅听得连翻白眼,心道:不要以己度人,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呢?笑道:“我知道她们可能去哪儿。”

宋通崖连忙追问,孟帅将庭华那件事说了,道:“那孩子这几日就要开始炼炉,鸿鹄答应配药,她言而有信,到时一定到场,竺前辈想必也会跟着去的。”

宋通崖听说了那边的情形,点头道:“以你这么说,她是必须去的了。我说的是那娘们儿。她研究丹药,听到有这样全新的丹药应用,岂有不去凑热闹的道理?说不定还要在那里指手画脚,讨人嫌。”

孟帅闻言,十分惊喜,道:“竺前辈肯亲临指导,再好不过了。”

宋通崖冷笑道:“有什么好?她好为人师,吹毛求疵,还不够烦人的呢。”

孟帅道:“莫非竺前辈在炼丹术上造诣平平?不能指导,反而添乱?”

宋通崖神色不自然,道:“那倒不至于。”咕哝两声,道,“她炼丹术还过得去。凰金宫的炼丹术,到底不能和三灵殿比。”

孟帅心知竺神爱身为三灵殿首屈一指的炼丹师,炼丹术肯定出神入化,连宋通崖也不能否认。且他们毕竟都来自于三灵殿,三灵殿虽然和五方世界没有统属关系,但默认三灵殿要超然于五方世界之上,连武功实力都要压过,何况本就是三灵殿擅长的杂学?就算是为了维护三灵殿的面子,也不可能堕了自家威风。

孟帅顺口拍马屁道:“那当然。丹殿的炼丹术高明,印殿的封印术更是神妙。您好不容易光临,定要指点我一些封印术。”

宋通崖大方道:“自己人,好说。不光在这里我可以指点你,将来你来三灵殿,我可以在殿中手把手教你。”

孟帅道:“有机会我一定去。”虽然他师从林岭这样的封印术高手,又有几次机遇,封印术登堂入室,但是三灵殿的封印术自成一系,博大精深,但凡在封印术上有追求的人,都有心求学。只是他也不知道三灵殿到底在何方,似乎不在五方世界中的任何一界,但又不脱离五方世界的层次。莫非是在界外界?

宋通崖道:“你想不想加入三灵殿?”

孟帅一怔,道:“加入……三灵殿?”

宋通崖道:“倒不是现在,等你和宸儿成亲之后。那时五方轮转也完了,你也不必一直站定北方弟子的立场,自然要奔着前途去。我三灵殿比五方世界更有前程。除了自己培养弟子,我们也从外界招收有前途的封印师、炼丹师和驯兽师加入。寻常人加入还要考察考验,我可以给你担保,省却许多麻烦。”

孟帅认真的想了一下,觉得确实如此,五方世界固然广阔,但三灵殿确实有吸引力,哪怕不是正式加入,前去进修也是好的。

这时宋通崖又道:“宸儿现在是凰金宫首座,但她将来还是要回三灵殿的。那女人要退下来,位子就由宸儿继承,那可是殿中举足轻重的职司。到时候她去了,你不去?你若去,我的位置还能给别人么?”

这句话坚定了孟帅的想法。位置不位置,他倒不在意,但是鸿鹄若进三灵殿,他自然也去。几乎就要现场答应下来,但话到口边,却改成:“等我回去禀报师长,便做决定。”

宋通崖道:“嗯,不急。五方轮转就在眼前,你先把这件事做出成绩来。拿个前列的名次,我更好推荐你。现在我想要见到宸儿,等到开炉的时候,我要冲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孟帅心道:“你不是进去找女儿的么?这杀气腾腾的,要去杀谁?”笑道:“那天我也会去,到时候通知您。”

为庭华开炉转命的日子很快就定下来了,就在三日之后。然而宋通崖大杀特杀的计划却没能成行。

因为那一天同时也是五方轮转测试的日子。不但孟帅必须参加,分不开身,宋通崖也因为竺神爱先一步进入了丹山,不得不承担起三灵殿观礼使者的,参加仪式。那趁机夺回鸿鹄的计划,也只好先放一放了。

本书来自:

长沙东大医院吴从安
山西大医院怎么样
杭州治疗早泄医院
安顺治癫痫的医院有那些
癫痫的治疗方法如何选择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