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张耀明的异界幸福生活第105章出谋划策

2020/01/24 来源:毕节信息港

导读

张耀明的异界幸福生活 第105章 出谋划策春三月,从不爽约的春风如往年一样吹绿了大宛帝都,脱去冬装的人们或轻松的四处游玩,或三五成群的

张耀明的异界幸福生活 第105章 出谋划策

春三月,从不爽约的春风如往年一样吹绿了大宛帝都,脱去冬装的人们或轻松的四处游玩,或三五成群的在街头小巷口聚集淡论大宛的此次大战的胜利,从前线返回的胜利之师早已回到帝都,但此次大捷的各种消息仍是百姓热门的谈资,这不,在街一处店铺门口,江勇老头子正和一群和他一样闲的事的老汉们大吹从江敏那里得来的小道消息:“。。。。。告诉你们,这次天英侯可是在前线为帝国立下天大功劳,一个人独杀墨国数千壮骨级别高手,还用逆天手段救活了数帝国受伤将士,真不得了哇,听说明皇陛下封他为一等侯呢,封地扩大到三千哩方圆,那天英侯今年才堪堪二十岁,比我们家敏子还要小上几岁,这点岁数就封一等侯爵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呀,还有哇,听我家敏子说,十大商行纷纷上门主动要和兰韵商行合作,都是看在天侯的面子,你们说说这兰韵今后的成就还能小到哪去?”“不会吧,那张耀明去年才封的三等侯,这才一年不到,不可能跳过一级封一等侯吧,这也太夸张了。”人群中一个老头提出质疑,他身边一个中年闲汉拍了拍肩,指指斜对面的兰韵商行,嘻笑道:“老头,你还别不信,这些天我看到好多达官贵人来这里找张耀明,还包括几个皇子都吃了闭门羹,这些人还一个个不敢说什么,你们说这张耀明架子多大。”“不错,我就看到翁家族长和王家族长亲临兰韵商行,也不知他们见没见到张耀明,反正他们出来时,一个个很高兴的。”另一个袖着双手的老头证实那中年闲汉的说法,这下江勇得意了,头昂得高高的:“我就说嘛,我家敏子命好,跟着这么厉害的一个主,前程远大啊。”众老头,闲汉也是纷纷大拍江勇马屁,弄得老头子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他们嘴里的张耀明现在又在哪呢,在靠近南湖边的一座花园里,张耀明正双手后背,站在湖边一座拱桥上,看着下面波光鳞鳞的湖面上的他和身旁萧疏影的倒影,轻声吟道:“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想起去年他与冷紫韵,萧疏影来此游玩的情景,不由心下凄凉,锁龙关一役,他得知萧战攻入墨国王都后,便制定军策,让萧凌坚连夜尽起城中大军突袭墨国攻城部队,将墨国数十万疲师围歼,活捉墨国统帅高怀冰,事后,他推辞了萧凌坚的庆功宴,便带着萧疏影驱使磁悬浮滑板飞回大宛帝都,在中途时他便察觉到与冷紫韵的感应消失,就知道情况不妙,果然没过一会儿,华英雄便用传讯法器告知冷紫韵失踪,张耀明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对他的打击仍是不小,萧疏影与冷紫韵情同姐妹,闻听也是伤心不已,回到帝都后,张耀明交待兰兰,华英雄要他们对外放言,说冷紫韵被隐门召回修行去了,在这之后,他便闭门不出,就是萧凌叶晋升他的爵位,他也只是面见萧凌叶派来的特使而已。至于各世家权贵上门交好,他除了翁斐然和王永庆外谁都没见,包括几个皇子在内。

“耀明,不要太难过了,我想韵妹她不会有事的。。。。。耀明,我现在有些害怕,你说我和妞妞,兰兰他们会不会受到你影响。”张耀明正伤心之际,他身旁的萧疏影出言劝慰,同时语言间透出担心之意,张耀明拍拍萧疏影挽住自己胳膊的手,柔声道:“小影,你不用害怕,你有皇家气运,我想你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兰兰呢,这丫头命硬,也不会有什么事,倒是妞妞我有点担心,唉,这种事没办法预防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其实,紫韵此次失踪,我有种预感,多五六年,我便会找到她。”“是这样啊,那以后我得小心看着妞妞了,兰兰可没那么多时间照看妞妞的,耀明,你是说,没多久你就能将韵妹找回来,那太好了。”萧疏影闻听一脸奈,当她听到张耀明说能找回冷紫韵,心情才好了起来,正谈论间,妞妞带着小蝶气喘吁吁跑过来,朝两人大叫:“哥哥,疏影嫂子,萧战哥哥来了。”“妞妞,跑慢点,别让小蝶摔跤。”萧疏影摸摸小蝶粉嫩的小脸,侧头对妞妞道,妞妞不好意思看看满头大汗的小蝶,蹲下身子帮小蝶擦汗,“霞明姐姐,小蝶好累”“小蝶,都是姐姐不好,拉着你跑得太了,姐姐给你擦汗,小蝶真乖。”张耀明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心中感慨万分,妞妞现在十岁了,个子到张耀明的肩膀,脸上稚气大消,想起当年在谢家堡时,妞妞也就和小蝶差不多大,那时的妞妞成天粘着他。。。。。没等他感慨完,萧战便急冲冲跑上桥,拉起张耀明就走:“耀明,我父王有急事找你,你跟我去一下吧。”“哥哥,有什么事呀,这么着急。”萧疏影很不满的瞪了哥哥一眼,人家正两人世界呢,你就来捣乱。

“小影,我跟战哥去去就来,你带着妞妞,小蝶吧。”张耀明跟萧疏影交待一句,便跟着萧战赶往威武王府,路上张耀明从萧战嘴里得知,青申帝国千万大军被灭,大片领土被占,正和大宛展开谈判,青申虽战败,却因为三大协会不想让各国陷入动乱,希望大宛不要过份逼青申,因此青申在谈判中要价很高,让谈判陷入僵局,明皇着急了,青申上千万被俘军士在大宛白吃白喝,这开销不小,便希望张耀明帮忙出主意,另外,那青申军主帅师胜杰提出,要他归顺大宛可以,但要见制定此次大战军策的人一面才行,所以萧战便来找张耀明了,张耀明闻听不由好笑,这个世界的政治家也太差劲了吧,哪有战胜国着急的,算了,自己在大宛混饭,好歹也要出一把力,帮一下忙没什么的。

一进威武王府,远远便听到庭院尽头大厅的一个低沉的男声和萧凌山得意的声音传出:“萧凌山,你少在我面前摆谱,若不是你有高人相助,就凭你先前那下三滥的战法,你萧凌山早就被我活捉了,哼。”“嘿嘿,师胜杰,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可是我阶下囚了,实话跟你说,制定此次军策的人可是我女婿,他制定的军策就是我的,你不服气有用吗。”“不会吧,萧凌山,你竟然用女儿勾搭老前辈,这也太耻了,老子就是不服。”“师胜杰,你胡扯啥,谁说制定军策的人是老头子了,我萧凌山怎会做出这种事。”“我可不信,能制定如此逆天军策的智者年纪只有四五十岁?那样的话,我们青申早就被你们大宛灭了。不信,我师胜杰说什么都不信”两人都火气甚大,声音越说越大,弄得院子里的侍卫纷纷侧目观看,张耀明两人忙急步走进大厅,萧凌山见张耀明到了,站起身拉过张耀明走到师胜杰面前,得意道:“师胜杰,这便是制定那军策的张耀明,他可是我女儿选定的夫婿,今年还不满二十岁呢,还什么老前辈,亏你想得出。”“这,这怎么可能,如此高明的军策居然是这么个小毛孩制定的,萧凌山,你少唬我,我可不是小孩子,这么容易会被你骗。”那师胜杰当即跳了起来,指着张耀明大叫道,张耀明很是不悦的看得眼前这个清瘦中年人,他恨人家拿他年纪说事了,年纪小又怎么了,照样出奇谋破你大军,当即眉头一皱道:“你便是青申帝国的师胜杰,枉你是名满天下的智将,见识如此浅薄,哪个规定智者一定要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就你们那呆板的作战军策,要破解很困难么?”“师将军,歼灭你千万大军的军策的确出自耀明之手,师将军,你我虽被世人称为智者,其实见识浅薄,这世上天纵奇才不是没有,只是很少见罢了,而且这些大都淡薄名利,才不为世人所知,此次耀明出手,只是因为他妹妹在我大宛帝都开商行而已,我们大宛这次躲过灭国之难,实在是运气使然,真是惭愧。”师胜杰一脸不信神情,正要训斥张耀明,邬化文从外面进来,开口道。师胜杰闻听呆住了,他很了解邬化文,知道他也是心高气傲之人,极少服人,他刚才那番话,显然对眼前这少年佩服之极,难道那奇谋真是这小毛孩所出?

邬化文见师胜杰半信半疑沉默不言,摇摇头便转身向萧凌山行了一礼道:“王爷,此次战事那不听号令,擅自出战的杜伏威如何处置,还请你定夺。”“文叔,怎么还会有不听号令的将领?”张耀明很是奇怪,大兵团作战,重军纪,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不听号领的情况,并且这种事早就当阵处置,怎么还会拖到战后?张耀明小声问邬化文,邬化文长叹一声,看了正沉吟思索的萧凌山一眼,道出原委,原来这杜伏威仍是萧凌山手下爱将,作战勇猛,并且炼体修为也高,不过四十几岁就是煅筋初至的修为,很得萧凌山器重,在北线战役中,他不听号令,擅出自战,险些打草惊蛇,萧凌山极为恼火,本来这杜伏威按军令当斩,但萧凌山念及他是自己心腹爱将,便有些迟疑,以至拖到现在,张耀明闻听,不禁皱起眉头,转身问萧凌山:“岳丈,你打算如何处理。”“唉,这杜伏威虽说违抗军令,但他作战勇猛,仍是军中良将,我想放他一马,耀明你看如何?”萧凌山想了想,叹息一声道,张耀明闻听马上出言反对:“岳丈,这可不行,道,天,地,将,法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几个必然条件,缺一不可,大兵团作战若森严军纪,有再精妙的军策也是有输赢,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杜伏威的擅自出战,已引起师将军的注意,应是他在青申军中并实权,因此没能挽救青申千万大军,要不然,岳丈,文叔,战哥此战是输是赢难说得很。岳丈,这下你该知道不尊守军令的严重后果了吧。”“张公子,现在我相信那军策是出自你手了,不错,当日我已看见情形不妙,想要收拢大军后撤,但被于其波那个混蛋所阻,后还被于氏削了兵权,不然萧凌山你不一定能击败我的,张公子果然大才,你方才所说决定战争胜负的五个条件让我受益良多,化文老弟说得对,我等实在小看天下英才了,有点小成就,被人冠以智者,智将的名号,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真是惭愧死我了。”在一旁的师胜杰,本来是面带笑容看好戏的,却被张耀明一番话所震惊,自己打了数十年的仗,对战争的理解还不如一个少年,这下他服气了,然相信邬化文所说。

萧凌山面红耳赤,明白张耀明是在告诉他,若此次不处斩杜伏威,从此以后军中不伏军纪的人会越来越多,将会严重影响作战效能,于是一狠心,对邬化文道:“好吧,文弟,明日便将那杜伏威处斩,并号令军,以此为鉴。”说完,将目光投向张耀明,一副忧心冲冲的样子,说道:“耀明,此次谈判,那青申帝国大耍赖,故意提些我们法答应的条件,让谈判法进行,那上千万战俘的开销巨大,拖下去我们大宛这亏吃得大了,你有什么法子没有。”“岳丈,你们那些文官都是吃干饭的吗,竟然为这种事着急,要着急的应该是青申帝国好不好,真是好笑,上千万战俘,多好的壮劳力呀,眼下大宛正进行大规模碎玉种植推广,正缺劳力,让这些战俘去干不就行了,另外用税的耕地引诱这些战俘留在大宛当农夫,这样既为大宛增加人口,又让青申战力大损。到时候该青申帝国跳脚了。”“哈哈,好好,好主意,耀明你真是我大宛之福呀,他娘的,青申那些混蛋这哑巴亏吃定了,小文,马上起草折事,下午我就进宫见大哥定夺,大哥一定会高兴死了。”萧凌坚闻听大喜,大手不住的拍着张耀明的肩膀连称好,并命邬化文准备他进宫面见明皇的折事,对于张耀明高明策略,邬化文丝毫不觉得意外,他平淡应声好,命人准备笔纸,而师胜杰却是倒吸口冷气:“这主意可太损了,青申帝国此次非吃大亏不可,让那上千万军队做苦力也就罢了,若是被留下当农夫,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留下,对青申帝**力来说都是严重的折损,这张耀明果真是智者双,我差得太远了,嗯,看那邬化文一脸平谈的样子,应该早就知道这少年会帮他们解决问题,他大爷的,这大宛萧氏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弄了如此逆天的姑爷上门,我们青申可是要倒大。。。。。。唉,从今以后,我不再是青申帝国的的人了,而是为这大宛帝国效命的将领,这可跟我没有关系。。。。。可我在青申军队混了几十年,我,我真能放下吗。。。。放不下又如何,我就是回去,那于氏皇室也不会放过我的,算了,我自身难何,如何顾得上这些,就当作没看到吧。这威武王还算心胸开阔,如此机密之事都让我知晓。。。。。”那师胜杰脸色变幻不定,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

!

长春医院治疗银屑病那家好
佛山市南海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南昌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六盘水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赣州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