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网

2018-09-15 12:06:21

说起来,那不过是半年前的事。婷第一次来到校门口这家小小的网吧,是为了上网收一封好友的信。没想到,慢慢地她却迷上了网上mud游戏,迷上了他。他有个很特别的网上名字叫“一定”。

婷是听同学说起过mud游戏的,但刚刚玩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她在这个完全由文字构筑成的虚拟世界里好奇地走来走去,不觉中来到了一家银庄。看到屏幕上不断地显示着“拿出1000两银子存进了银庄”、“拿出50两黄金存进了银庄”,她心想,他们怎么有那么多钱的?这时候,她忽然看到了一行字:“一定在上下打量你,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接着,她又看到“一定给你一些金子”,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按了命令查看自己的状态,竟看到原来一无所有的自己居然有了100两黄金!接下去,她又看到“一定给了你一件大衣”、“一定给了你一副玉镯”,她惊喜地敲进去“多谢”二字,“一定”答道:“不用谢,每个新手都是需要帮助的。你想去哪儿?”“我想去拜师学艺。”“follow  me(跟我来)。”他说。婷便输入了跟随命令,开始与他一起行动。他带着她去拜了高师,还拿了本武功秘笈。最后,他说:“我要走了,不过,走之前,你下一个kill  me(杀死我)命令。”婷呆住了,“kill  you?why?”你先别问为什么杀我,一会儿看见我被人打昏了,你就按kill。“婷疑惑地跟着他来到海滨,见他与人打了起来,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一定不期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地下,昏了过去。“婷便举起手来,刚要按”kill“命令,却又停住了,”他那么帮我的忙,我怎么能杀他呢?“这一犹豫间,只见屏幕上已赫然出现一行红字:”一定已如风中残烛一般倒了下去,一定死了。“婷呆坐在电脑前,不知该怎么办,做些什么,她感觉自己已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感动之中,她知道”一定“是为了帮她才死的,尽管她还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帮助。后来,她知道了,原来,让她杀他是为了给她”道行“的。的确,在mud游戏里帮新手是常见的事,但是一上来就舍命相帮的人却不多。

此后,婷便常去那个小网吧,每次进到mud里的时候,心里总隐隐盼望着可以见到”一定“,向他道谢。可是,一连几天过去,也没有见他再来。婷已渐渐熟悉了mud的命令和情节,也开始随意与人聊天,这种网上角色扮演游戏深深吸引了她。而心底,似乎还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在的。

一周过后,”一定“来了。婷在网上偶然发现他的时候,心里一阵惊喜。她用”tell“命令---一个只在说话的两人间能被看见的命令说:”久违了。“只见同样一行白色的字出现,却是:”你是谁?“婷便笑了,原来,”一定“总是这样帮人的,他都不记得她了。她心里反倒一阵轻松。他们便聊了起来。话题很多,总是先从游戏里的一些事情开始的,却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现实生活中的观点、志趣来。那段时间,婷几乎是早晨一大早就跑到网吧里来,玩上一个小时之后再赶回班级上第一节课,下午一下课便直奔网吧,有时连晚饭都不吃了。幸亏大学里课不紧张,婷又聪明,倒不甚影响学业,只是口袋里的钱大把大把扔给网吧老板了---不过,网吧老板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支援“他倒也心甘。

网上的世界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不过,那里仿佛拥有现实世界里的一切,还有现实世界里没有的神秘与自由。婷和”一定“--确切地说,应该是”盈盈“和”一定“(婷在网上用的名字是”盈盈“),越聊越投机,加上mud网友信闲聊时的起哄与撮合,他们在mud里结婚了,”一定“用他在mud里雄厚的资金储备买了属于他们的房子,”盈盈“亲手把它布置得喜气洋洋。婚礼那天,他们收到了好多”礼物“,许多人聚在一起为他们庆祝,还有人嚷着要闹洞房,要给他们未来在mud里的”孩子“当干爸。”一定“雇了顶漂亮的轿子,八个轿夫抬着轿从月下老人那里把盈盈接回新房,”一定“亲手把钻石戒指戴到盈盈的手上……

当然,这种网上的结婚只是在游戏里的,谁会当真呢?婷和”一定“仍然像往常一样地聊天,漫不经心似的,却显然越聊越愉快。他们也便知道了彼此的真实身份。原来,”一定“在深圳一家电脑公司工作,每天也是提前上班一个小时偷偷上网玩mud,下班后晚走一段时间继续玩的,所以,他在网上的时间段才大致和婷差不多。但是,如果公司有加班或者他出差,自然就不能上网了。后来,他们就通了电话。电话里”一定“的声音有些沧桑,却很沉稳。是婷喜欢的。

再后来,就开始下雪了,婷有时白天上课时就忍不住地想:深圳的天气是不是像现在的屋子里一样温暖呢?他此刻都在做什么?

终于,放寒假了,这天,婷就忽然觉得自己已经非常非常地想见见”一定“。她买了张车票一个人去了深圳。仿佛坐了很久很久的火车,婷在车上一边想像着”一定“的样子,一边想自己:是不是疯了?还没独自走过那么远呢。

在深圳,婷找到了”一定“所在的那家电脑公司,但并没有贸然进去。她找了最近的一个电话亭给他打电话,只说了三个字:”我来了。“然后,她看见一个人从公司里出来,那一定是”一定“!他正好像她所想的样子,只不过更高更瘦一些,却不黑,很清爽。他向她这边望了望,走了过来。婷心里怦怦跳着,忽然,她灵机一动想和他开个玩笑。于是她从电话亭里大大方方地走出来,大大方方从”一定“面前经过,没有瞄他一眼,完全像对一个陌生人的样子。婷一直在”一定“的目光里走到街角,拐过去,然后站住。当然,她悄悄折了回来,躲在墙后偷眼看他。”一定“惶惑地站在那儿,先是呆呆地望了一阵电话亭,接着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再接着摇了摇头。”一定“开始折回公司了,但走到门前又停住,似乎想了想什么,就推门进去了。等了好一会儿,婷也没见他再出来,就有些暗怪自己这个玩笑开得不好,这下,再怎么找他呢?”盈盈!“忽然间,耳边响起一声大吼,吓得婷一哆嗦,回身看去,”一定“正站在她眼前!”你……“婷吃惊不小,一时说不出话来。”我猜到准是你,不知道我们公司还有后门吧?“

婷在深圳玩了一个星期,”一定“陪了她7天。因为两个人在mud里早已经非常的亲密、熟络,”右脸亲过了还要亲一下左脸“的,见面后自然不必客套,说说笑笑好似多年的朋友。回来的火车上,婷就想,人家都说网友见面,十有八九是见了一面就一辈子不想再见的,可是,显然他们两个不是。来时还担心后悔呢,这下可真该感谢自己的勇气了。

回家后,婷就开始认真地想念”一定“了。想他的时候,就时而会想起那场热热闹闹的mud里的婚礼,就会微微地有些笑意。除夕夜,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她悄悄地许了一个愿。

终于盼到开学,半个多月没有机会上网的婷直奔网吧。她几乎是”窜“进mud里去的,”一定“在!他在呵!婷说:”HI。“”HI,我正等你呢,你跟我来。“婷疑惑地下了跟随命令,”一定“领她来到了海滨,然后婷看见一行字:”你一会儿看见我被人打昏了,你就按kill。“”why?我现在不缺道行。“”先不要问为什么。“一定说完,就和人打了起来,然后婷看见屏幕上出现了”一定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地上,昏了过去。“婷便举起手来,按了”kill命令,一行红字触目惊心地出现了:“一定被你打死了。”婷呆坐在电脑前,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定让自己杀死他?按照mud里的惯例,在她不缺道行的情况下,除非他们结了仇……

和最初一样,“一定”不再出现了,却不只是一周。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一定”再也没有出现过。婷给他打电话,找不到人;发信过去,不见回音。他失踪了,在她的生活里消失了。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梦中的他好似一幅单薄、神秘、无法触摸的水墨画,处处是吸引她的美丽,却处处都是她不懂的写意。她还没来得及真正了解他,而他却风一样吹走了。终于,她收到一封E-mail,是“一定”的朋友发给她的,告诉她,他是到另一个城市结婚去了……

婷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她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所知道的只有:无论事情本身有着怎样的曲折和情节,都已不是她要索求与关注的了,她现在最最真实的感受却是一个失恋女孩的绝望和心痛。而这份痛无法言明,她恍惚觉得自己的傻竟与旁人无关,甚至与“一定”无关,哪里有过“一定”呢?

过了很久很久,婷才再来网吧。有一天,她偶然闯进了一个叫做“伤心聊天室”的地方,那个名叫“伤心”的主持人竟看穿了她轻描淡写背后的伤心,惹得她再次撕裂了自己的伤口。“伤心”安慰她,劝解她,一次又一次,他找了许多好玩的小把戏逗她开心。那段时间,婷又频繁地去网吧了,她的感情在“伤心”的劝导下慢慢复原,脸上的笑容也开始重新展露。然而,婷再不是从前那个轻信网络爱情的女孩子了,她已给自己改了一个网名,叫做“相见不如怀念”。有一天,她发给“伤心”一封E-mail对他说,她得了绝症,也许不知道哪一天会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二手划线机
配送冷藏箱图片
上海滩商业广场-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